AD
 > 旅遊 > 正文

“質疑”與“奪權”,寶馬集團要上演“宮鬥大戲”?

[2019-05-23 11:44:07] 來源: 編輯: 點擊量:
評論 點擊收藏
導讀:被奔馳“攆下”世界第一寶座後,寶馬日子似乎也越來越難過。外部問題尚未解決,2018年的财報業績變臉,可能成為寶馬董事會局勢緊張的“導火索”。5月21日,彭博社報道,有知情人士透

被奔馳“攆下”世界第一寶座後,寶馬日子似乎也越來越難過。外部問題尚未解決,2018年的财報業績變臉,可能成為寶馬董事會局勢緊張的“導火索”。

5月21日,彭博社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因為進行向電動化及自動駕駛汽車轉型,以及疲軟的市場表現,寶馬汽車CEO哈拉爾德·克魯格目前前途未蔔;而他的老對頭、老同行蔡澈,則恰好“功成身退”,相對平穩地卸任戴姆勒集團CEO。

寶馬汽車CEO 哈拉爾德·克魯格(Harald Krueger)

據這位因涉及機密讨論而不願具名的人士稱,寶馬汽車一些監事會成員對克魯格是否是領導公司的正确人選,提出了質疑,并将在未來幾周探讨這位CEO的第二任期前景。克魯格當前任期将于2020年5月結束,6月或7月将發布關于其是否繼任的公告。

顯然,在接下來的近一年時間裡,寶馬集團頂層(包括董事會和高層管理人員),不會像之前那麼太平,各方勢力也将蠢蠢欲動,逐鹿“金字塔尖的榮耀與權力”,這會影響寶馬集團的未來發展和企業戰略嗎?匡特家族又會坐視不理嗎?

像其他汽車制造商一樣,寶馬汽車也在應對代價高昂的轉型,不僅是向電動汽車轉型,還有向新商業模式轉型,以及應對财力雄厚的科技競争對手通過約車服務等移動出行選擇逐漸滲入汽車市場。

在豪華汽車市場競争中領先十幾年後,寶馬的強勁勢頭在2016年逐漸消失。這家汽車制造商從那時起努力通過謹慎的車型再設計欲重回冠軍寶座。從2018年開始,疲軟的全球市場和緊張的貿易局勢侵蝕了該公司利潤。

根據寶馬汽車集團2018年财報,去年該集團營收為974.8億歐元,同比微降0.8%,為其14年來首次出現下滑,而其老對頭戴姆勒集團保持微增。其中,寶馬集團汽車部分息稅前利潤為61.82億歐元,同比2017年下滑21.6%。今年一季度,寶馬集團經營情況出現了進一步惡化。

今年1~4月,寶馬集團全球銷量約為80萬輛,同比微增0.2%。值得注意的是,汽車K線發現,德國當地時間5月7日,寶馬集團公布2019年一季度财報顯示,寶馬集團營收為224.62億歐元,同比下滑0.9%,息稅前利潤為5.89億歐元,同比下滑高達78.2%。

1~3月份,寶馬汽車業務息稅前利潤為-3.1億歐元,2018年同期則為18.81億歐元,汽車業務利潤率為-1.6%,而去年同期為9.7%。這是寶馬集團汽車業務自2009年後一季度首次出現虧損,難免引起寶馬股東的不滿。

據稱寶馬汽車新CEO将從總部位于慕尼黑的這家汽車制造商内部産生,現年55歲的生産主管奧利弗·齊普策(Oliver Zipse)被認為是可能的繼任者。不過,寶馬汽車新聞發言人拒絕就CEO的繼任計劃置評。

美勒茨銀行(Metzler Bank)分析師約爾根·皮蓬(Juergen Pieper)在一份郵件中稱,“在(寶馬公司)内部和外部,均有人對克魯格能否勝任寶馬公司CEO一職持懷疑态度。過去四年的經營成果喜憂參半,盈利能力正大幅下降,目前也沒有明确的戰略指向”。

2018年,寶馬集團增持了在中國的合資公司股比,希望在這個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得到更豐厚的利潤,但同樣,該公司要付出300億元人民币,來換取25%的股份。

現年53歲的克魯格,從2015年開始掌舵寶馬汽車,成為當時大型汽車制造商中最年輕的領導者,他當時簡要陳述了如何應對行業轉型。現在,他正努力在有分歧的寶馬汽車管理委員會上立威,該委員會未能在合作夥伴計劃和新技術開支上達成一緻。

盡管2018年與戴姆勒集團融合汽車共享業務,但寶馬汽車到目前為止還未與新的競争對手結盟。然而,戴姆勒、豐田汽車和沃爾沃汽車已與優步達成協議,捷豹路虎也将與谷歌附屬公司Waymo,共同研發自動駕駛電動車。

知情人士稱,加深與戴姆勒合作關系的努力,遇到了一些對新夥伴關系持謹慎态度的董事會成員的抵制。

最近一位隻擔任了一屆寶馬汽車CEO就離開的是赫穆特•龐克(Helmut Panke),他于2006年辭去寶馬汽車CEO一職,恰逢其60歲生日前一天。當時,60歲是寶馬汽車制定的高管年齡限制。寶馬汽車最大股東是合計持有約45%股份的匡特家族。

赫穆特•龐克 (Helmut Panke)

克魯格曾試圖擺脫前輩諾伯特·雷瑟夫(Norbert Reithofer)對自己的影響。當前以行事大膽著稱的公司董事長諾伯特•雷瑟夫喜歡增加一系列跨界車,而其他豪華汽車制造商則選擇跳過這個細分市場。

雷瑟夫同樣提早推出了寶馬汽車第一輛電動車,并推動大規模生産輕質碳纖維。

2015年法蘭克福車展期間,克魯格進行就任CEO後第一次重要演講時在舞台上暈倒,并且在接下來的幾周和幾個月時間裡,克魯格在公開場合講話時的不自在,為其上任初期蒙上了一層陰影。

自從2013年推出銷量不濟的i3後,寶馬汽車暫停了研發新電動車型,這無疑浪費了其早期在電動車領域建立的領先優勢。目前在該領域,寶馬落後于捷豹、奧迪和梅賽德斯目前在售的純電動SUV車型。但要知道,寶馬在該領域的研發和推廣卻是最早的。

更重要的是,筆者認為,相較10年前,寶馬汽車在産品設計和研發上,最近幾年乏善可陳;在品牌精髓上,則與“終極駕馭機器”漸行漸遠;在DTM比賽被奔馳“暴虐”,早早地退出F1,看着三叉星在藍天白雲下馳騁……

如此一來,匡特家族還會繼續支持克魯格以及當前的管理層嗎?如果換人,繼任者又會比前任做得更好嗎?筆者認為,過去近20年時間,寶馬的發展過于順利,也過于安逸,确實到了要重新思索品牌精髓和産品定位的時候。畢竟,“終極駕馭機器”在電動車時代,很容易被人超越。

文字為汽車K線原創,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号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查看更多:

為您推薦